第一健康报道
第一健康报道, 健康中国新闻发布与传播平台,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例行新闻发布会指定宣传媒体, 原国务院医改办公开表彰媒体, 世界卫生组织指定宣传媒体
累计阅读:1081.5592
第一健康报道

总统私人医生库珀的故事

韩琳2018-10-29 15:43:47健康阅读:来源:第一健康报道

健康阅读2018-10-29 15:43:47


      传播正能量 创造新价值;第一健康报道——健康中国新闻发布与传播平台,是践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和“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战略思想的新媒体,专注新时代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和健康品牌建设与传播,是原国务院医改办公开表彰媒体。

聚焦健康中国 有氧运动(第一健康报道北京 韩琳 )

未标题-2.jpg

图为肯尼斯·库珀博士和妻子米莉

日前,北京房山青龙湖镇吕路中段交叉口南,库珀生命湖有氧运动公园启动仪式正在进行,露天的会场约有300人,附近感兴趣的村民也赶来了。会场上的明星就是87岁的肯尼斯·库珀博士(以下简称库珀)和83岁的妻子米莉。

库珀,被称为“世界有氧运动之父”,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私人医生,也为美国前总统卡特、布什、克林顿做过科学运动的指导。库珀被誉为全世界运动与公共健康领域的先驱和家喻户晓的预防医学权威。

库珀发言,“运动不是终点,而是一个过程,必须贯穿于生命的全过程”。他吐字清晰,米莉配合库珀发言时,亦是如此,毫无老态。在库珀夫妇看来,是有氧运动给了他们晚年生活的质量和尊严。

时光在他们脸上留下了痕迹,属于老年人的皱纹也爬上了他们的眼角,嘴角。即便如此,围观活动的村民也感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老爷子87了”、“老太太也83了”、“真不像”……

这仅仅是村民们看到的,他们没看到的是库珀和米莉一天前坐了十多个小时的越洋飞机,而后面他们看到了库珀健步如飞。十点三十分,库珀和米莉开始绕着生命湖有氧跑道快走,米莉幽默的说,走的快的跟着库珀,走的慢的跟着她。

未标题-1.jpg

图为活动现场

1.6公里的跑道库珀只花了16分16秒就走完了,他回到了起点——生命湖有氧公园西南门。库珀返回原地,面色微微泛红,他身后是一尊汉白玉的库珀运动雕像,库珀的手上抱着一只狗。

库珀为什么要抱着一只狗?原来是库珀年轻的时候,出门遛狗,发现狗走的太慢了,就只有抱着他的狗。主持人朱为模幽默的说,“因为他的狗没有进行有氧运动,所以库珀的狗已经死了四只了。他现在出门带着的是他养的第五只狗。”

朱为模,美国运动科学院院士、伊利诺伊大学终身教授,作为主持人,他现场阐述,1.6公里如果在18分钟内走完,就可以得到一个库珀分。一天内完成五个库珀分,一周就可以得到35个库珀分。男人可以多活九年,女人可以多活六年,降低患各种慢性病的风险65%。

库珀在上世纪70年代率先提出“预防比治疗更重要”的理论。库珀常常告诫人们,“运动和预防,不为取代医药,不为逃避死亡,只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从而尽可能远离病痛。”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著名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与库珀认识30年,他评价库珀,“库珀博士是弥合临床医学与公共卫生/预防医学裂痕的典范。体医融合的先驱和领跑者。半个世纪前,他就从理论到实践推动和领跑体医融合。以有氧运动为主线,推动全民健康。”

当下,库珀的运动方式已经被称为“库珀化”的生活方式,库珀一直在布道“库珀化”的生活方式。当下,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是他至关重要的一站,为此,87岁高龄的他,第十二次来到中国。

对库珀来说,这更像是一场新的战役

美国电影《阿甘正传》中,有一个场景,一个记者问阿甘:“你为什么跑?为了世界和平?妇女权利?还是为了环境?”这位记者列举了许多可能的原因,但是正如阿甘告诉我们的:“我只是喜欢跑步!

喜欢跑步的阿甘身后跟随了一波跑步大军,男女老幼。这部拍摄于1994年的电影,用跑步阐述了一个真谛,人生的本质就是奔跑。但在电影拍摄前1960年代,对于美国民众来说,跑步、健康和主流价值观之间完全没有等号。

当时的美国人普遍认为,运动过度会刺激心脏导致英年早逝,尤其是40岁以后更不应该进行任何激烈的体育锻炼,如果看到超过四十岁的人在马路上跑步,他们就准备给这个人抬尸体了。

观念的推陈出新,每一次都艰苦卓绝,历时久远。这是库珀在上世纪70年代要面临的战役。幸运的是他赢得了这场战役。

库珀出生于1931年,读书时期,他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健将。库珀读书时积极参与运动,在径赛、棒球和美式足球中都成为学校的优秀运动员。大四那年在医学院一英里赛跑中赢取州冠军,他在全州篮球比赛中亦取得优等成绩。库珀的父亲并不支持他这一爱好。

库珀自己因为医学院的学习和临床实习工作的紧张,一度中断了健身,体重暴增至92公斤。肥胖的身体时常让库珀觉得疲劳,但库珀并未在意。有一天,库珀和家人在玩滑水板时突然恶心眩晕,差点昏厥过去。此后,库珀才对自己的身体重视起来,在医生的帮助下,


他找到了到问题的根源:缺乏运动,体重失控以及精神压力所致。环顾四周,他发现像他这样的美国人不在少数。

库珀重新捡起跑步,第二年就跑了波士顿马拉松。通过跑步和合理饮食,6个月内库珀的体重恢复正常。成功减重带来的变化是:高血压、糖尿病前期、疲乏等问题迎刃而解。

从医学院毕业以后,库珀进入美国空军服役,效力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缩写:NASA)负责美国宇航员的挑选和发射前的体能测试和训练。此后,库珀还配合NASA为美国宇航员设计了为入舱做准备以及太空舱内的


锻炼系统, 自己也开始准备成为宇航员。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当时对医生宇航员的要求是必须经过公共卫生的训练。库珀因此被送到哈佛大学去读了一个公共卫生学的硕士,也在当时的哈佛大学运动生理实验室学会了“有氧能力”的测验。

那些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宇航员在失重的状况下,如何预防骨质疏松、肌肉萎缩和心血管机能的下降。

库珀做了一个实验,宇航员在训练时,躺在床上,把功率自行车绑在床上,宇航员一天做两次蹬自行车的运动,每次20分钟,运动强度至少保持在最高心率的65%,就可以大大降低失重的状态。库珀这个实验叫卧床研究。

1968年,库珀博士根据自己对宇航员研究出版了第一本书《有氧运动》(Aerobics)。书中阐述了人们可以通过有氧运动减少心脏病的风险。这本书出版后,美国的《读者文摘》做了一个整版的报道,《有氧运动》成为了当年的十大畅销书之一。

1970年,库珀正式从美国空军退役。按照库珀的叙述,那一年,他已经40岁了,他人生的方向还未确立。他想创业,让更多的普通人知道和受益他的研究成果,除了太太,没有多少人支持他的决定。但他还是毅然而然的做了“下海”的决定。

库珀举家搬迁到了美国德克萨斯州的第三大城市达拉斯,库珀创办了包括库珀有氧中心在内的一系列围绕预防医学的诊所,研究和服务机构。库珀初期的创业时光仍是举步维艰。拉达斯的库珀有氧中心开业了,只有测试设备和少量的医疗设备。去过这个有氧中心的人都


觉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机构,看起来不像运动机构,也不像医疗机构。


“库珀有氧中心不是传统的而是创新的新型医疗机构,它没有传统医疗机构的急诊室、住院部、ICU和手术室,不是被动等病人得病,等疾病的复发,而是专注于慢病的预防与康复/二级预防”,去过多次库珀诊所的胡大一点评。

达拉斯库珀有氧中心刚开业的前两年,门可罗雀,即便如此,麻烦还是找上门来。库珀回忆,1972年,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当地的医疗医药委员会把他找去了,质疑他怎么可以给心脏病人做平板测验,要吊销他的医疗执照。

美国最早创建和应用跑步机在实验室里测验美国空军和宇航员代表他们心血管机能金标准的最大吸氧量(后来叫“平板测验”)。库珀花了两个小时,用了大量空军训练的数据,告诉他们心脏病人是可以做平板测验的。

此事尚未有定论,很快又发生了一个事情,才得以改变库珀有氧中心在达拉斯的命运。

库珀回忆,1972年,库珀有氧中心迎来了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是个大胖子,他来做平板测试。他刚上了跑步机两分钟,库珀就发现心电异常,建议这个客户停止,并让他打电话给他的私人医生,建议他立刻住院。

接到电话的私人医生很不开心,他觉得库珀的电话是在质疑他的专业能力,他认为他的客户不需要住院,身体也没有任何安全隐患,非常健康。他们都没有听取库珀的建议。

十天后,这个客户忽然猝死。客户的私人医生打电话给库珀,他表达了遗憾,也表示了对库珀专业性的敬仰。这个事情成为库珀在达拉斯的一个转折点,达拉斯的医生群体开始关注库珀的有氧运动理念,吊销执照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这个事情使得库珀在达拉斯获得了主流医学界的认可,但达拉斯只是德克萨斯州的第三大城市。

库珀依然任重道远。所幸的是库珀发明了著名的“12分钟体能测验”与“有氧运动得分制”慢慢被运动和健康界认可。库珀也因此成为全世界推广有氧运动的第一人。美国前总统卡特、布什、克林顿都接受过库珀有氧运动的指导训练。

任何一个观念要变成约定俗成的知识或者常识,都要历久弥新,接受时间的考验,这条路上,没有幸运儿。对库珀来说,依然如此。

1984年,写《跑步全集》的的作者詹姆斯•菲克斯在一次跑步中猝死了。他一直提倡跑步,跑马拉松,这在当时的美国,一下成为一个举国皆知的新闻。库珀也是接到了几百家媒体要求采访的电话,他们问他,“一个经常跑步的人还会得心脏病死掉吗?”

库珀马上开始着手调查詹姆斯•菲克斯的死亡,第一条他天天跑步,但很喜欢吃垃圾食品;第二他喜欢抽烟,有着漫长的抽烟的历史;第三,他生活中存在着巨大的压力,他刚刚结束一段婚姻。

调查结束后,库珀为此专门出了一本书,他强调了不同的人应该根据心脏的不同状况来定制处方。在库珀看来,科学安全的运动非常重要。

库珀博士给中国的跑步爱好者提出了3点建议:跑步前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活动;当在跑步中感到不适时,应该立即停止剧烈运动,但不应该完全停止活动,一定要做整理活动;在快跑前应该先进行一段慢跑以热身。

这些结论的得出,皆是因为库珀在日常工作中理论和实践的相互补充。宋代的理学家朱熹曾言: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

库珀首推的有氧运动使1960年代曾猖獗美国并导致死亡率第一位的心血管疾病早在30年前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有效控制。美国人类健康统计中心公布的数字表明,1968年仅24%的美国成年人参加跑步运动,1984年增加到59%。

同期,美国吸烟人数减少了一半,心肌梗死死亡率下降37%,中风死亡率下降50%,高血压人数降低了30%以上,高血压死亡率下降60%,人均寿命从70岁增至75岁。据报道,1970年到1980年美国人平均寿命增加4年,这一成就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即便如此,1984年,纽约有一个著名的医生写了一本书,书名是《运动神话》挑战运动对健康的作用。这本书当时也非常畅销与之前库珀的畅销书《有氧运动》针锋相对。到底人该不该运动一时间众说纷纭。,美国的电视台因此组织了一场辩论赛。

库珀成为电视辩论的辩手,他在70年代积累的那些健康大数据,使得他在电视辩论中,获取了民众一边倒的绝对优势。

87岁的库珀回忆起当年的奋斗岁月,他表示:“许多人无法想象我所面对的挑战。当年有氧运动和预防医学并不普及,但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健康的生活意味着什么。”

朱为模与库珀认识17年了,在他看来,库珀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时至今日,库珀依然坚持着每天工作12个小时的工作习惯,他每天早上五点到办公室,通常到办公室里第一件事是先看文献。他通常在下午五点左右运动一小时,雷打不动。”

库珀的坚持获得了西方主流社会的认可。1986年,由库珀创造的新名词Aerobics正式“入驻”《牛津英语词典》。1988年,前总统小布什聘请他为私人医生。1988年,库珀第一次来到中国。

进入80年代末,库珀的坚持和科学研究,换来了与人类健康和寿命息息相关的重要研究成果,库珀研究院(非营利性机构)用大量实例及数字,证明了适当的体育锻炼,能够将由各种因素诱发的人类死亡率整体降低65%。

隔着30年的岁月回望,1988年的北京,当时的库珀来华的邀请者是胡大一先生。     

他回忆了1988年邀请库珀来华以及发动群众慢跑的情景。


“库珀博士的有氧运动当时已经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风靡,他本人在全球各地组织过很多大规模的群众慢跑,很多人跟着他在街头跑步。可是在北京那次领跑,跟在库珀博士身后只有三个人”,胡大一曾对媒体说。


这三个人是《健身秘诀》(《有氧运动》中译本)的翻译者,胡大一,曹杰(北大卫生学硕士研究生)和杨宏健(长城饭店健身房教练)。

而今30年过去了,中国变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库珀看来,中国当下的情况和20年前的美国非常相似。

在库珀的记忆中,80年代末来中国,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孩子们都是步行或骑车上学。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然而,随着大量中国家庭富裕起来,孩子们运动量减少,以洋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品更是遍地开花。

在库珀看来,这些都是导致中国儿童肥胖率急剧升高的罪魁祸首。而且中国的吸烟者人数众多,加上长期缺乏锻炼的人群数字惊人,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病率非常之高。

国内某知名企业家,他已经做过一次心脏搭桥手术了,手术是由李登辉的医生帮他完成的。他正准备做第二次心脏搭桥手术时,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库珀先生,在美国库珀有氧中心,经过平板测定,库珀告诉他,不需要做第二次心脏搭桥手术了。

这位企业家喜极而泣!他找到了科学运动的处方。库珀48年对10余万美国人的追踪研究表明:在30分钟内完成长度为3200米的运动距离,每周坚持五次,患心梗等心脑血管疾病的几率会减少65%。

“这十几万人最初都是主动来找我开‘运动处方’的人,我把他们分成三类。第一类,不听从我劝告,给他们开了方子,仍然久坐不动的人;第二类听了我部分建议,每周三次并常年坚持有氧运动的人;第三类始终坚持每周五次有氧运动的人。

追踪40年后,我发现,久坐不动的这类人得心脑血管疾病几率明显高于其他两类。第二类比第一类发病几率降低58%左右,第三类也就是每周五次有氧运动者发病几率减少65%。”

库珀得出结论:第一类人平均寿命最短,第二类人比第一类人平均多活5年。而始终坚持每周五次有氧运动的人平均多活9年。

库珀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达拉斯的诊所培训中国医生或是直接在中国组建团队,以帮助中国人民找到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他不希望肥胖和不健康美国的一幕在中国上演。

于是,库珀有氧中心在2017年进入中国,先是落地南京,随后在2018年秋季又落地中国房山青龙湖镇生命湖健康集团。库珀大中华区董事长朱为众认为,库珀2017年落地中国北京房山,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

“目前生命湖集团不仅拥有优美的生态环境,多业态的配套资源,还有科学的健康的生活方式,未来将成为健康度假的一个休闲胜地,宜居宜生活。” 生命湖集团执行董事吴伟鸿介绍。

胡大一点评,“库珀开拓的有氧运动,他创建的全新医疗机构和医疗服务模式,影响着我和我正在坚持探索的库珀模式中国化的中国心脏预防康复道路,库珀模式在我国的落地,对于改变我国被动式、碎片化的断裂医疗服务链有积极意义。”

库珀认为:无论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只要用他的方式运动,就可以拥有健康。上午10分钟,下午10分钟,再加上晚上10分钟。只要保证中等的运动强度,每天累积有氧运动时间达30分钟就可以了。也不一定是步行,慢跑、游泳、健美操都可以,关键要保证运动的强度和时间。

(责编 康梅)





新闻热线:52478634/17701039511
关键词:
热门推荐
  • 专注一条新闻
  • 极致百家媒体
  • 口碑千万关注
  • 亿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