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健康报道
第一健康报道, 健康中国新闻发布与传播平台,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例行新闻发布会指定宣传媒体, 原国务院医改办公开表彰媒体, 世界卫生组织指定宣传媒体
第一健康报道

北大教授观点:科学技术越发展,看病越贵

2014-01-15 11:28:52来源:第一健康报道

2014-01-15 11:28:52


      传播正能量 创造新价值;第一健康报道——健康中国新闻发布与传播平台,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和“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战略思想的新媒体,专注新时代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和健康品牌建设与传播,是原国务院医改办公开表彰媒体。
近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经济学教授李玲,做客齐鲁大讲坛,针对“看病贵、看病难”这一世界性难题以及当前我国医改,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观点和看法。
  看病贵是世界难题
  李玲说,不仅仅是中国,“看病贵、看病难”是全球都面临的难题,而且,越发达的国家,问题越严重。
  “看病贵、看病难”是现代医学模式的危机。现代医学模式下,科学技术越发展,看病越贵,而且医生越无奈。医学正把物理学、生物学、化学等各种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成果都用到人体领域,现在医院就像现代工业的装配间,每个医生盯着的是人体的各个器官这些“零配件”,然后查、治、割,完全忽略了人体是一个有机的生命整体、各个部分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把老人搁在现代精密的仪器上检查,肯定有很多指标不正常。”李玲说。
  所以在现代医学模式下,科学技术越发展,看病越贵,
  如果再加上趋利的医疗体系,问题就变得更糟。比如美国,费用就失控了,目前美国人的总医疗开支已经占到了GDP的18%(中国约为5.5%),人年均医疗费用已高达8000美元,也就相当于两个中国人一年不吃不喝才能供一个美国人看病;奥巴马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也用了很大力气,但是现在仍没有办法解决。
  李玲认为,“看病贵、看病难”的背后不是减轻负担,也不是医生没有良心、变成魔鬼了,其实是一系列的制度安排包括医学模式的问题。
  医改从中央层面的监督管理还是明确的,但到下一个层次就有问题,因为跟医疗卫生相关联的部委太多,且所有这些部门都有各自的个人目标和利益,而目前的监督管理却没有制度性的安排,并不能把它们的利益捏到一起,使监督管理体制没有合力,还是各个部门管各个部门的,才导致了乱象环生:药品出厂价6毛钱,到老百姓手上成了12块钱,利润甚至超过贩毒,却还是“正常的市场流通”;现在大医院的收入每年都以25%左右的速度增长,医院的高楼大厦仍是依附在患者多吃药的基础上,患者拿血汗钱支撑着医院发展等现实并没有改变。
  李玲说,现在老百姓的感觉就是医疗费用在快速上涨,2007年中国医疗总费用是1万亿元,2010年中国医疗总费用已经到了2万亿元,社保和医保都增加了,过去50块能搞定的现在需要100块,所以大家感觉不明显。大家可能要问了,为什么没人管这个事呢?又回到了前面的监督管理体系,因为管不住了。
  现在的问题是没有最终的责任人,也没有谁来负责控制这个总费用。另外在很多方面大家还没有共识,对医疗卫生的定位不清楚,还在用传统的思维方式想解决市场失灵的问题。
  不单单是钱的问题
  从某种程度上说,医改是对政府执行力的一种考量。
  什么叫改革?改革就是破旧立新,建立新的制度,把过去以药养医的制度改掉。安徽做到了,而且没花多少钱,整个改革花了不到15个亿。其中包括基层社区乡镇卫生院都是政府举办的公益性事业单位,定位明确;实行人事制度改革,定编、定岗、不定人,全体人员竞岗,合格的人进入,有能力和水平的留下;实行药品采购制度改革,把药价降下来。“我们一直说医改很难,安徽把这么难的事情好像一下就做完了。”




新闻热线:17701039511 / 18513668248
热门推荐
  • 专注一条新闻
  • 极致百家媒体
  • 口碑千万关注
  • 亿万阅读